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化

>

散文隨筆

散文隨筆

我們用二十年做了一件事
發布日期:2019-01-03 信息來源:管理員 作者:
二十年,有的人,做了一些事,改變了世界。

二十年前,劉強東在北京創立了京東,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在中關村賣光碟(不知道是不是盜版的)。
二十年后,盡管京東的股票因劉強東在美國被指控性侵,受了一點「連累」,但市值仍然高達三百多億美元。

二十年前,馬化騰在深圳創立了騰訊,搞了一個叫OICQ的「山寨軟件」,后因侵權ICQ,改名為QQ。

二十年后,ICQ不知道去哪了,QQ被同胞兄弟微信擠到了邊上,億萬中國人已被微信集體「綁架」了。


二十年前,一位原產地北大的小鮮肉在美國硅谷的一家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做工程師,兩位美國青年創立了另一家叫Google的搜索引擎公司。
二十年后,北大小鮮肉成了老臘肉,百度在中國「打敗」了谷歌,成了中國最讓人討厭的互聯網公司之一,而谷歌還沒有回來。

二十年前,馬云剛剛創業失敗,帶領團隊去長城「散心」,團隊中的一個人突然號啕大哭,對著長城大喊,為什么?
二十年后,馬云公布了他的「退休」計劃,普京大哥問馬云小弟,為什么?馬大爺對普大爺說,我想回去當老師。


二十年,有的人,做了很多事,改變了自己。

二十年前,我和同學在西政的電教室看1998年世界杯,羅納爾多在決賽中迷失,法國人第一次奪得世界杯,我們把固定在水泥地上的課桌拍得瘋響。
二十年后,我躺在家里的床上用手機看2018年世界杯,梅西在球場上一臉絕望,法國人第二次奪得世界杯,我寫了一篇《年少不懂世界杯,睡醒已是中年人》。

二十年前,《泰坦尼克號》上映了,據說女生用這部電影測試男朋友愛不愛她——不哭就不愛,我在西政附近的一家錄像廳看了,沒哭,沒有女朋友。
二十年后,許久未進電影院的我,在一個中午,走進電影院,看了《我不是藥神》,有點感動,沒有預期的感動,我在想,難道法律職業讓我變得更冷漠了。

二十年前,洪水滔天,電視中播放著官員看望受災群眾的畫面,我的法學老師告訴我,群眾不需要感謝官員,這是官員的義務,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鬼話」。
二十年后,沒有洪水,疫苗事件的口水比洪水還洶涌,某些省疾控中心的官員說,沒買涉事批次疫苗(呵呵),我在公號推了一篇「鬼話連篇」的文章,被刪了。

二十年前,我在西政和同學瞎掰,我要成為中國最好的律師之一,但在畢業后,我進了法院,一干就是十四年。
二十年后,我在一家叫「遠大聯盟」的律師事務所,拿到了「遲到」的律師執業證,想起了自己曾經「遠大」的理想。



二十年,有的人,只做了一件事,不忘初心。

二十年前,當我還在重慶做白日夢的時候,幾位廈門的青年法律人,創辦了一家律師事務所,取名「遠大」。
二十年后,幾位昔日理想「遠大」的青年已是壯志不已的中年,依然在「遠大」做著二十年前開始做的那件事。

二十年來,中國的律師業發展很快,已經出現了一些很「大」的律所,比如某女律師所說的「亞太第一大律師事務所」,但很「遠」的律所并不多。
二十年來,「遠大聯盟」沒有成為亞太最大的律所,但「遠大人」沒有忘記當初的夢想——我們要做一家有遠大理想的律所。

「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這是諸葛亮臨終前寫給他8歲兒子諸葛瞻的家書《誡子書》里的一句話。在這個異常浮躁的世界里,要保持一份淡泊的心,不容易。有的律師,愛秀,在法院門口表演翻跟斗。有的律師,會吹,在朋友圈曬律師費發票。有的律師,不愛秀,不會吹,專注于做事。
在一個浮躁的年代,遇上了一家淡泊的律所,于我而言,是一種寧靜以致遠的幸運。「知止而后能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靜下心來做事,方有所得,得什么?得「道」,「止于至善」。
什么是道?做正確的事。于律師而言,正確的事就是,用法律知識和技能解決客戶的麻煩和自己的錢袋。談不上多高尚,說不上多世儈,只不過是一件簡單的事,一件利己利人的好事,一件「遠大」的律師用了二十年做的一件事。我喜歡做律師,喜歡做一名志向「遠大」而不失淡泊之心的律師。



你能二十年后,再來嗎?致遠,要有一份淡泊,還要有一份堅持,淡泊不易,堅持更難。

一位婦女,帶著她的兒子,長途跋涉,去拜見圣雄甘地。
她對甘地說,「我長途趕來,因為我兒子有個問題,我兒子吃太多糖,希望你能告訴他別吃太多糖,因為糖損害他的健康、牙齒,他會聽你的,他很崇拜你。」
甘地看著她說,「夫人,你能一個月后再來嗎?」
她不明白為什么,但還是聽了甘地的話,因為他是全印度人都敬仰的圣雄甘地。
她離開,長途返回,一個月后又回來,再次與甘地見面,她說,「一個月前我來過。」
甘地說,「是的,我記得。」
她說,「你能告訴我兒子,不要吃太多糖嗎?」
于是,甘地注視著那個孩子說,「孩子,不要再吃太多糖。」
那個女人很困惑,她鼓起勇氣說,「圣雄,非常感謝,我肯定他不會再吃太多糖,但為什么不在一個月前告訴他,在我第一次長途趕來的時候?」
甘地說,「夫人,因為一個月前,我也吃太多糖。」


從前的日色變得很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現在的時代變得太快,電郵幾乎都沒人用,一生不知愛多少人。共享單車很快,但現在ofo排隊退押金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千萬,不得不慢了下來。圣雄甘地很慢,但他花了一個月去戒糖,使自己配得上這一句“不要再吃太多糖”。我希望,在這個過快的世界里再慢一點,“慢慢”地做好一件正確的事。


如果有人問我,二十年后,你還會做律師嗎?我會告訴他,你能二十年后再來嗎?
如果有人問我們,二十年后,你們「遠大」還在嗎?我們會告訴他,你能二十年后再來嗎?

因為,今后的二十年,我們想繼續做一件事,
一件我們從二十年前開始做的一件事。


P.S. 謹以此文,祝賀福建遠大聯盟律師事務所成立二十周年!
【字體: 打印 【瀏覽:3114次】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福建省律師協會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號閩星樓5層 郵編:350001

電話:(0591)87551410 傳真:(0591)87539920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8019307號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01號 

技術支持:海峽四度 網站訪問統計量:8769827次

  • 掃一掃訪問官網
  • 關注微信公眾號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 齐天大圣BBIN电子 天天电玩城手机版官网 AG鬼马小丑平台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11选5前三万能6码 捕鱼达人3d弹头爆率 糖果币什么意思 澳门21庄家点规则 合肥皇家国际ktv怎么样 福彩3d高清速查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