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業務研究

>

案例評析

案例評析

略論行政訴訟原告資格的證明標準
發布日期:2008-03-27 信息來源:管理員 作者:
      案例:原告林某等八人系原莆田市區涵江某鄉農機站招聘的職工,該單位系與國家財政沒有經費往來的全民事業單位。1985年11月該站通過向職工集資15萬元,申請貸款10萬元設立了“莆田市某飼料廠”,經濟性質為集體經濟,人員與鄉站“一套人馬二塊牌子”。1989年飼料廠因經營不善倒閉,鄉站對其財產及債務只接管不清算。1991年8月12日鄉站又因向莆田市某化建公司借款11萬元而將其接管的飼料廠的部分廠房典當給化建公司,典期5年。
      1993年10月鄉站被涵江區政府撤銷,合并到涵江區農機站。區站因沒有經濟能力對原告林某等鄉站、飼料廠下崗職工進行安置,遂提出:“某農機化服務中心”,資金由林某等下崗職工自籌;自籌資金用于贖回被化建公司典當的房屋、歸還原飼料廠所欠的征地費用。該方案經主管部門同意后,區站與林某等八人于1997年7月簽訂協議,內容與方案基本相同。協議簽訂后,林某等人斥資11萬元贖回房屋并投入經營使用,同時還清某征地費用。
      因房屋升值,2002年區站突然以5年租期屆滿為由,向林某等人討回房屋。林某等以房屋系向區站購買為由拒絕歸還。于是,區站與林某等人就贖回房屋的產權歸屬問題發生爭議。區站以產權界定為借口,提請涵江區國資局進行產權界定。區國資局則于2002年7月作出涵國資(2002)36號《關于對區農機站固定資產性質進行確認的通知》,確認保尾76號房產(即爭議房屋)屬國有資產。
      這個文件沒有確認爭議房屋是屬于區站的,但確認爭議房屋不是林某的。這實質上是以行政權代替司法權的越權行為。這樣,林某等人與區站之間的民事糾紛轉化為與區國資局間的行政爭議。林某等人到法院起訴后,原告主體資格成為一個問題。本案最終認定林某等沒有原告主體資格,理由是:“原告沒有有效證據證實對訟爭房屋的所有權。”根據這個理由,若林某等有有效證據證實擁有訟爭房屋的所有權,,,那么其合法權益就受被訴具體行行為侵害,原告就有訴權。因此,原告資格問題實質上就是證明標準問題,從法院的角度講就是審查標準問題。

      一、原告資格的概念

      原告與原告資格是二個不同的概念。原告是訴訟地位的稱謂,而原告資格是特定主體成為原告所應具備的法定條件。原告資格是指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根據行政訴訟法第41條的規定,提起訴訟的條件有4個,而原告資格只是其中之一。第41條第一款第(一)項對原告資格的幾個必備要素作了完整的規定,顯然是關于原告資格的規定。并且原告資格的有無是衡量原告地位合法性的依據,原告未必都有原告資格。

      二、原告資格證明標準的爭議

      證明標準,又稱證明規格,是指特定的待證事實需要什么級別的證據,或者說何種可信度的證據來證明。比如,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明標準是證據確實充分,或者說排除合理懷疑。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明標準是高度蓋然性。行政訴訟法規定的證明標準是主要證據確鑿。但是,這些證明標準都是針對案件實體方面而言,至于程序方面的證明標準又是如何,三大程序法都沒有明文規定。同樣,原告主體資格的證明標準如何,目前尚沒有法律或司法解釋的明文規定。目前在法學界存有三種觀點:1、“形式說”,又稱“主觀說”,指原告只要有形式上的證據證明其合法權益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可能性就應承認其主體資格,其合法權益是否確實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則在所不問。其理由是,根據行政訴訟法第41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原告合法權益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只是“原告認為”。2、“實質說”,又稱“客觀說”,指原告必須有實質上的證據證明其合法權益確實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才具有主體資格。理由是,《最高院關于執行〈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節是關于審理與判決的解釋,其中第44條第一款第(二)項將起訴人無原告訴訟主體資格列為裁定駁回起訴范圍,而“審理與判決”是對案件的實質審查,既然起訴人經實質審查后可以被認定無原告訴訟主體資格,即被否定原告資格,那么原告要保持其訴訟主體資格就必須有實質上的證據證明其合法權益確實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3、“折衷說”,又稱“階段說”,指原告在起訴階段只要有形式上的證據證明其合法權益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可能性就有原告主體資格,而在審理階段則必須有實質上的證據證明其合法權益確實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方有原告主體資格。此說為實踐中的通說。那么,以上三種說法,哪一種說法較為可行呢?我們有必要從原告資格的待證事實方面作一番剖析。

      三、原告資格的待證事實及其特征

      根據原告資格的基本內涵,原告資格的待證事實及其特征有以下三個方面:
      (一)身份的證明。
      公民的范圍有我國公民、外國公民、無國籍人和國籍不明人等。法人就是指具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依法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的組織。其他組織是指不具備法人資格的社會組織。以上三種待證事實涉及身份問題。身份的有無是決定訴訟程序能否啟動、能否持續的問題,法官有權在訴訟的任何階段給予審查。因此,關于原告身份的證明必須用實質上的證據。
      (二)原告的合法權益被具體行政行為侵犯。
      權益是指權利和利益。權利是為法律明文規定的權利或約定俗成的權利(被冠以“權利”之名的利益),那些尚未被冠以權利之名而又納入法律保護范圍的利益,則屬于合法利益。在實踐中,有一個很容易使人混淆的概念是反射性利益。所謂的反射性利益是指兩個主體之間因為各自擁有的物在物理上的客觀聯系而產生的利益關系。比如,甲因為其住宅與乙醫院距離較近而產生的就醫便利的利益,這種利益不是法律賦予的,而是事實帶來的。如果甲以政府決定對乙醫院進行拆遷,侵犯其合法權益為由提起行政訴訟,那么甲就沒有訴權,因為反射性利益在我國大陸是不列入受案范圍的。當然,臺灣法律也允許特定條件下的反射性利益可以列入受案范圍。
      可見,原告所訴的案由是權利、利益,抑或是反射性利益,立案時不一定能夠馬上分清。由于權利、利益、反射性利益的界定是關系到訴訟標的是否具有可訴性的問題,因此,如果立案時沒有分清那么審判階段仍需查清并作出處理。也就是說,“權益”的審查必須貫穿整個訴訟過程,從立案階段到審理階段,原告都必須舉證證實。由此看來,原告關于所謂權益的證明應當有實質上的證據。
      侵犯是指具體行政行為給原告的合法權益產生不良影響。一個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不管是合法的還是違法的,都將給原告產生不良影響。因此,具體行政行為是否侵犯原告合法權益屬案件實體審查問題,原告合法權益是否確實受侵犯,僅僅關系到原告能不能勝訴的問題,而不能作為認定主體資格有無的依據。以原告林某等人訴區國資局不服產權界定一案為例,林某等人如果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擁有被界定房產的所有權,那么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顯然侵犯其合法權益,因而將面臨被判決撤銷的危險。如果原告林某等人沒有證據證實其合法權益受侵犯,因而沒有訴權這個理論是正確的,那么勢必可以推出這么一個結論:行政訴訟的審判結果無非是要么判決撤銷被訴具體行政行為,要么駁回原告起訴這二種。因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要么侵犯原告合法權益,要么不侵犯原告合法權益。而根據司法解釋,行政訴訟的審判結果還有維持判決、履行判決,變更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判決、確認判決等五大類。確認判決還包括確認違法或無效的判決和確認合法或有效的判決兩類。所以,就原告林某等人訴區國資局一案而言,如果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沒有有效證據證實擁有訟爭房屋的產權,盡管被訴具體行政行為被法院認為沒有侵犯原告合法權益,也僅僅意味著原告起訴的理由不成立,法院可以考慮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但絕不能否認其原告資格。值得順便一提的是,財產歸屬的確認屬于民事訴訟審查范圍,被訴行政機關無權確定,行政審判庭也無權裁判,所以針對此案,行政審判庭只能以被訴具體行政行為越權為由,作出確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無效的判決,從而讓訟爭房產歸屬回歸到爭議狀態,同時也為民事審判庭的審理留有余地。
      (三)原告是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自己合法權益的人。
      訴權具有專屬性,原告不能為維護他人的合法權益而提起訴訟,除非法律另有明文規定,如原告因死亡而導致原告資格的法定轉移。其次,我國法律也尚未確立公益訴訟制度,所以原告也不能為維護公共利益而提起訴訟。一句話,原告只能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而訴訟。現在,爭議的問題在于,對于“自己”的證明是不是也應當有實質上的證據予以證實?司法實踐中經常出現的一種情況是,法院在對案件審理后也發現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所侵犯的對象不是原告,這時往往會裁定駁回原告起訴,這在不服發放房產證的訴訟案件中是經常發生的。筆者認為,這種做法是錯誤的,經不起檢驗的。第一,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不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從原告資格角度講,只需“原告認為”就行,不是“法院認為”。第二,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不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這是行政違法事實的構成問題,即屬案件實體問題。如果法院沒有經過開庭審理并作出判決,何從知道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不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第三,在這一個問題上,如果采用從“原告認為”轉化為“法院認為”的說法,同樣會犯了“要么撤銷,要么駁回起訴”的邏輯錯誤。因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要么侵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要么不是侵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
      當然,如果根據原告的證據,從形式上就可以看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不是侵犯原告自己的合法權益,那么對原告提起的訴訟就不應給予受理,即使受理也應駁回起訴。比如,甲在起訴狀中訴稱的事實是房管部門將其父親的房屋確權登記給乙。或者說,甲訴稱的事實雖然是房管部門將其自己的房屋確權登記給乙,但所出示證實其產權的證據卻是其父親與開發商簽訂的買賣合同。那么,在上述二種情況下,原告均沒有主體資格,因為,原告所訴的事實是否屬實,出示的證據是否被采信都無法推出原告自己合法權益受侵犯的可能性,訴訟程序的啟動沒有任何意義。再比如,如果甲訴稱的事實是自己房屋被房管部門違法確權登記給第三人,然后又出示相關的初步證據證實,但法院經審查認為,原告的證據并不充分,這時仍應賦于原告主體資格。
      訴訟法上的合法權益是指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依法享有的權利以及因此而獲得的利益。合法是相對于違法而言,沒有合法就沒有所謂的違法,沒有違法也就沒有所謂的合法。從行政法律關系的角度講,行政機關與相對人之間的利益是對立的,如果具體行政行為合法,那就不存在相對人合法權益被侵犯,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才可能侵犯原告合法的權益。所以,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不是原告合法權益,必須建立在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審查之上。而法院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審查又必須通過判決給予體現。由此可見,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不是原告合法的權益,也與原告有無訴訟主體資格無關。

      四、結論

      綜上筆者認為,原告資格的證明標準應采用“形式談”。關于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是否侵犯原告權益,侵犯的是不是原告自己的權益,以及侵犯的是不是原告合法的權益,應當采用形式標準,原告只須提供形式上的證據證明其可能性,法院不能以證據不足或證據不予采信為由否認原告主體資格。但同時還應作兩點補充:原告身份的證明應當采用實質標準,貫穿訴訟全過程。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侵犯的是原告的何種權益,應當采用實質標準,不管是起訴階段還是審理階段,原告都必須提供有效的證據證實。

(作者單位:福建眾益律師事務所)

【字體: 打印 【瀏覽:10743次】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福建省律師協會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號閩星樓5層 郵編:350001

電話:(0591)87551410 傳真:(0591)87539920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8019307號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201號 

技術支持:海峽四度 網站訪問統計量:8727032次

  • 掃一掃訪問官網
  • 關注微信公眾號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 网赌一把10万中了 鼎龙娱乐场 AG鬼马小丑预测 百乐门电子游戏娱乐 无网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极速6合精准计划软件 深海捕鱼官方网站 双色球2010年开奖号码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3d复式胆拖投注金额计算表